-

古暖汐送人到樓下停車場,因為要拿小傢夥的包。“老公,你咋回事,不是說你不來嗎?”古暖汐追問。

江塵紹:“你都結課了,我為什麼不能出現?”

古暖汐焦急,“那你出現,他們都知道我老公是你了。”

“小暖,我很見不得人嗎?”

古暖汐:“……”

江總看著妻子不做聲,心口突然哽著。

“老公,我是覺得,冇必要讓大家都知道我老公是誰,省得以後麻煩。”古暖汐解釋,“但是老公,你是我最愛的人。”

江總到了地下停車場,將妻子的書放在後備箱,又拿齣兒子的專屬包包遞給妻子,即使不高興還是說了句,“晚上結束,打電話我去接你。”

說完,江總就不高興的走了。

古暖汐看著車尾,又看著賴懷中,不下地的小懶寶,“兒子,你爸爸好像生氣了。”

小君崽抿嘴,重重的“嗯”了一聲。

古暖汐親了兒子一口,“媽媽是覺得畢業後大家都各奔東西了,以後隻會很少聯絡,所以,不想讓你和你爸爸出現引起轟動,不是不愛你們兩個,你們兩個是媽媽的命。”

小傢夥嗚嗡嗡的和媽媽交談。

古暖汐抱著小傢夥朝電梯間走去。

確定母子倆進入電梯,江塵紹才重新踩油門外出。

古小寒看著他姐夫,“姐夫,我能不能問你個問題?”

“問。”

古小寒就捉摸不透了,“我姐除了顏值高,她還有哪兒好?”

“她唯一的缺點就是顏值高。”

白搭,古小寒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已婚男人的求生欲已經這麼高了嗎?”

重回教室。

冇有了江總在,就冇有了低氣壓。

畢竟和古暖汐也相處了幾個月,知道她的身份也冇那麼緊張。

她抱著小傢夥,“營營,正俊,你倆收拾好了,我陪你們回酒店放行李,然後咱們打車去火鍋店。”

段營看著媽寶江天祉,“暖汐,他真的是你兒子啊?”

古暖汐:“十月懷胎,我身上的一塊肉。你要抱抱我家的小寶貝麼?”古暖汐記得段營想抱兒子來著。

段營想抱歸想抱,但是她此刻卻雙手背後,一臉慫狀,“他爸是江總,我不敢抱。”抱出個好歹,她全家都完了。

古暖汐笑著白了眼朋友,“那他媽還是我呢,彆老被我老公嚇到,在家裡,江塵紹也得聽我的。”

段營想伸手抱來著,後來還是放棄了。

那些同學,也隻敢摸摸小傢夥的小手,過過癮,自己摸了江總家小少爺的手手。

突然,段營想起身,又問:“那你真是Z大的校長啊?”

古暖汐:“……有名譽,無實權,形同虛設,可當我不存在。”

小傢夥又應聲,符合,“啊啊”是的是的,媽媽開個會,還是自己替她出席的~

果不其然,臨走時,不少人找古暖汐想留聯絡方式。

相識多月,古暖汐這還是第一次去他們住的快捷酒店。

因為都是外地的同學,來這裡學習,隻能住在酒店中。

兩人的房間剛好還是門對門,古暖汐抱著小傢夥,“這寓意多好了,門當戶對。”

段營打開門,讓古暖汐進入,“我還冇收拾,所以房間有些亂。”

進入後,古暖汐將孩子放在地上,讓他自己走一會兒運動運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