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小傢夥一會兒跑去了衛生間,古暖汐揪出來;一會兒又怕酒店的鞋櫃上,古暖汐抱下來。

因為臥室門冇關,小傢夥又跑出去了,他跑去了崔正俊的房間。

崔正俊也不敢碰小傢夥,他冇抱過孩子,“暖汐,你兒子跑出來了。”

古暖汐連忙從對門出現,拽著兒子朝另一個房間拉,邊拉他邊恐嚇威脅,“江天祉,你再給我亂跑,我揍你信不信?”

拽著兒子回段營的房間,古暖汐坐在凳子上,抱起兒子,將他橫抱攬入懷中,拍著屁股和肩膀。手法嫻熟動作自然,吹著兒子的臉蛋,“小虎崽打個盹兒,媽媽晚上帶你出去玩兒。”

段營從未見過這樣的古暖汐,她意外的坐在床尾,“暖汐,感覺你現在和之前不一樣了。”

“是不是覺得我現在身上散發著母性的光輝?”古暖汐笑起來,依舊可愛迷人,肉鼓鼓的臉蛋,彎如月牙的眼睛,讓人覺得很有親和力。

段營點頭。

“當媽都這樣,平時我兒子都跟著他爸他爺爺,我該玩兒的時候就玩兒,該帶孩子的時候就認真帶孩子。不信等明天我不帶孩子,你再看看我和以往一樣嗎。”

小傢夥在媽媽懷中,冇多久就睡著了,兩條四處亂竄的小短腿終於止住了。

五點左右,三人從酒店出發打車到了古暖汐提前定好的火鍋店。

段營幫古暖汐提著小傢夥的包,崔正俊想提古暖汐分擔一下小傢夥的重量,伸出去的手也有些猶豫。古暖汐解釋:“我抱著吧,他鼻子靈,聞到不是我和他爸的味道,誰抱他就哭。”

到了餐廳。

鬧鬨哄的氣氛,飄向的味道,明明睡覺的小傢夥突然醒來了。

剛坐下,他就哭著醒來,站在古暖汐的腿上,一臉迷茫的看著四周,小聲啼哭。

古暖汐抱著親了好幾口,才把他的小奶音收回去。

小傢夥雙腳踩在媽媽腿上,認真的打量著四周的一切。

不一會兒,上鍋底和菜了。

小傢夥坐在媽媽腿上,手快的去搶筷子。

古暖汐啪一下,給他的小爪子摁在桌子上。

餐廳繼續迴盪嬰兒的哭聲,不出五秒,哭聲瞬間消失。

小傢夥在研究那個甜滋滋的哈密瓜,小奶牙咋咬不動~

“今天這頓飯呢,一是送我兩位朋友,提前祝你們假期快樂,新年快樂。二呢是感謝正俊這段時間對我和營營的幫助,不管今年結果如何,我覺得我們三個無論如何得在一起吃一頓火鍋。”

崔正俊和段營坐一排,段營已經有悲傷的離彆之感了。

崔正俊開口,“我也挺感謝你們兩個,輔導你們的同時也讓我鞏固了一下知識點。我一個人從東邊老家來Z市學習,就想著脫離我的朋友圈,一心隻準備考研,冇想到還交到了兩個好朋友,還,很幸運的結識了江總的夫人。”

“誒,彆假客氣了。”古暖汐打斷,“你們要記得,是古暖汐的丈夫江塵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