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這樣嚇唬人家了,人家娜麗敢說話啊?萬一隨便說話,小命冇有了怎麼辦呢?”

“話說,陸首富到底是什麼眼光啊?這個女人長得真是太醜了。”

“這樣的醜女人賣不出什麼好價格的,我覺得還不如把她弄死,直接賣器官算了。”

另一個黑衣人忍不住感歎一句:“現在這社會也太奇怪了,活人都冇有器官貴啊!”

“那還不是富人可以花錢賣命,窮人的命不值錢。”光頭冷笑著說道:“這個社會就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們要為自己討個公平。”

“老天讓我們一出生就是窮人,為了改變我們的命運,我們隻要認真努力的用高薪多騙一些工人過來,漂亮的做特殊行業,聰明的做詐騙,醜的我們就可以買器官......”

“多騙一些人來,我們就可以......”

“成功變成千萬富翁了。”

乾多多聽見光頭黑衣人一番謬論,眼中盛滿冷意。

這個該死的人販子,自己無惡不作還怪社會不公平?

既然怪社會不公平還故意欺騙,普通人,為那些富人服務,真是不知道說這種什麼什麼好!

如果冇有他們這些壞人,這個社會不是可以對普通人更友好一點嗎?

他們這些垃圾,助長那些心思不正的富人氣焰,讓更多普通人受苦受難。

半個小時後。

黑色麪包車在碼頭邊,停了下來。

幾個黑衣人立刻押著乾多多一起下車。

他們下車後,意外的發現剛剛限量版機車的車主,也把機車停在了他們的麪包車邊。

黑衣人警惕地看著穿著機車服,炫酷又神秘的陸夜琛。

“你是不是故意跟著我們來的?”

陸夜琛用一口流利的F國語言說道:

“我聽說這裡有一艘從法國開過來的遊輪,我來這裡想找一名翻譯,陪我在帝國旅遊,為我講解帝國的風土人情。”

黑衣人還冇有來得及說話,乾多多連忙用流利的法語對陸夜琛說道:

“先生,我被他們綁架了,求求你救救我。”

陸夜琛詫異地看著乾多多:“......”

冇想到乾多多竟然還會說F語,之前真是小看她了。

黑衣人警惕地看著乾多多,開口問道:

“你和這個男人剛剛說了什麼?”

乾多多一本正經地解釋道:

“這個男人說,他聽說這裡有一艘從法國開過來的遊輪,他過來找翻譯陪他遊玩的,我說我可以做他的翻譯。”

黑衣人看了看陸夜琛又看了看陸夜琛的限量版機車,隨後不懷好意的開口說道:

“你想找翻譯,那就跟我們一起去遊輪上辦個手續吧!”

“我們遊輪上會翻譯,長得漂亮的美女可多了,總有一個適合你的。”

說完,他對著乾多多命令道:

“快點把我的話翻譯給他聽,讓他跟我們一起上遊輪,要是你不能成功把他騙上遊輪的話,小心我要你的狗命。”

乾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