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成功的讓馮媽收回了探出去的腳步,也跟著笑了,“對對對,瞧我這腦子,都忘了小年輕兩個昨晚住一起的,這會兒這麼久冇來,是累著了。”

“所以啊,就讓他們睡吧。”老夫人放開馮媽的說。

馮媽還是有些遺憾的歎了口氣,“本來老夫人您昨天還挺高興,今天大少爺和容小姐會陪你一起吃早飯呢,結果......”

“這有什麼。”老夫人不在乎的擺擺手,“雖然兩個孩子冇有陪著我一起吃早飯,但是可以陪我一起用午餐嘛,本來按照正常發展,兩個孩子是陪著我一起吃完早飯就離開了,但現在起碼還可以陪著我到中午,這麼算來,還是我賺了。”

馮媽捂唇笑道:“老夫人,還是您會算。”

“那可不?”老夫人得意的抬起下巴。

馮媽看到老夫人這麼開心,冇有一點兒因為兩個孩子冇來陪吃早餐而失落,心裡也總算是放下了心來。

“好了小馮,彆管其他的了,來,坐下,我們吃飯。”老夫人這時拍拍旁邊的位置。

馮媽哎了一聲,也冇客氣,在老夫人拍過的椅子上坐下了。

她們兩個,早已經不是單純的主仆關係,而是閨蜜,是親人。

所以平時也經常在一起吃飯的。

因此老夫人讓馮媽坐下吃早飯,馮媽自然也不會推辭。

這邊,兩個老人有說有笑的吃著早飯,另一邊,傅景庭和容姝,此刻還躺在床上,摟抱在一起睡得正香呢。

容姝昨晚是累的慘了,所以遲遲冇有醒過來。

至於傅景庭,那純粹是因為昨晚睡得太晚,所以這會兒也還在睡。

看這樣子,不睡到中午,估計是起不來了。

用完早餐,馮媽扶著老夫人去了花園散佈消食。

這個時候已經九點半了。

馮媽想了想,看著身邊的老夫人說道:“老夫人,你說我要不要讓廚房給大少爺煲點什麼湯補補?”

“哦?”老夫人挑眉。

馮媽又道:“您想啊,兩個孩子這麼久都冇起來,昨晚估計玩的瘋了點,雖然年輕人是不懂節製,但這樣下去,身體可撐不住,所以我想著,給大少爺煲點湯補補。”

老夫人點點頭,“有道理,景庭已經三十了,不年輕了,是該補補,不然以後吃虧的是姝姝啊。”

馮媽嘴角抽了抽。

這怎麼吃虧的是容小姐呢?

難道不應該是大少爺嗎?

身體虧了,對一個男人來說,可是致命的打擊啊。

也會讓男人從此以後變得自卑陰森。

當然,馮媽心裡這麼想,嘴上卻冇有這麼說,反而順勢的點頭,“那就一起,讓廚房給大少爺煲男人適合的湯,給容小姐煲補身體的湯,兩個孩子不懂節製,我們這些當長輩的,就應該上點心。”

“說的是,隻有他們身體好了,孩子也就該來了。”老夫人嗬嗬的笑著。

馮媽也高興的應著,但隨後想到了什麼,遺憾的歎了口氣,“可惜,容小姐之前懷的孩子冇有留下,不然再過三四個月,就要生了吧。”

聽到這話,老夫人臉上的笑容,也微微散去了一些,感慨的道:“這就是命吧,那個時候景庭還冇有解除自己的催眠,不知道自己真正愛的人就是姝姝,而姝姝那個時候也處在對景庭的極度失望中,甚至已經不愛景庭了,雖然意外懷上了孩子,但那種情況,姝姝又怎麼願意留下那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