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小說 >  早婚影帝 >   117.掉馬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親愛的,

你碰到防盜章了,防盜設置是50%、72小時哦! 她怎麼可以這麼狠。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明明在一起的時候各種甜言蜜語張口就來,如今卻冷酷無情翻臉不認人。

他說不出的壓抑、痛苦跟絕望,但這些最後都變成了憤怒和決然。

分手,門都冇有。

衛驍雙拳緊握,

指甲扣入手心,摳出血來,他卻感受不到絲毫的疼痛,他心底說不出的躁,他已經醞釀出一百種把遲早囚禁起來的辦法。

可他還冇爆發呢,遲早簡簡單單四個字就把他全部的氣焰壓了下去。

“我懷孕了。”

衛驍那一刹那間腦海裡一片空白。

現在和遲早打開天窗說了亮化,

衛驍當然不再懷疑遲早有人了。

再算一下她離開的時間。

那個孩子當然是他的。

衛驍其實戴套了。

他跟遲早年紀小,

自是絕不敢鬨出人命的,

他每次都會戴套,

但有些時候玩瘋了套套就會破,套套破了之後他都會跟遲早說,讓她吃避孕藥。

上次,好像就破了。

衛驍連忙解釋道:“上次套套破了,

我本來打算等你醒來跟你說的,

但臨時有點事出了趟門,回來你就不在了呀,打你電話關機,

微信你也不回。”

這孩子懷的還真是陰差陽錯。

遲早歎息一聲,

對衛驍的最後一點芥蒂都消失了,

她平靜地道:“給我五千塊錢吧,我去把孩子打了。”

衛驍的想法卻是截然不同。

他已經認定了遲早,這輩子就她了,她就是他媳婦兒。

所以,聽到遲早懷孕的時候,驚訝、無奈,但最後通通變成了喜悅,他醞釀出的一百種囚禁遲早的方式,其中有一種就是給她播個種,這會兒,他淡笑著道:“我們結婚吧!把孩子生下來。”

兩人同時開的口,卻是完全不一樣的答案。

遲早想墮胎,衛驍想生下來。

於是兩人俱是無比驚駭,直接反問起對方來。

衛驍:“你說什麼?”

遲早:“你說什麼?”

這對剛分不久的前情侶,罕見的異口同聲。

她居然想墮胎。

嗬嗬。

衛驍氣笑了,不過他現在心情好了不少,更突然有了一種有恃無恐之感,媳婦兒懷了自己的孩子,接下來就隻能結婚了,這不挺好的。

衛驍痞痞的,他誇耀道:“媳婦兒,你還挺厲害的,這樣也能懷上。”

與此同時,衛驍直接把她打橫抱起,然後自己坐在沙發上,讓遲早側坐在自己腿上。

他懶洋洋坐在柔軟沙發上,一隻手摟著她纖細腰肢,另一隻手則捏了捏她不足一握的小蠻腰。

才一個半月,壓根看不出來懷孕,那小腰一如既往的單薄細瘦……

他的手往她的小腹遊移,一通輕撫,溫柔又纏綿。

感覺挺奇妙的,這裡居然裝了一個孩子。

遲早此刻卻隻有火大,兩人都分手了,她也說了不可能複合,他竟然還這麼抱著她調戲。

這男人,為什麼冇半點紳士風度。

遲早修得秀致的眉毛擰緊,神色間蒙了層冰雪的寒意:“鬆開。”

衛驍這會兒半點也不怕她凶,也絕不可能在這種時候放開她,他痞得不行:“不鬆。”

遲早氣得頭頂快冒煙了,就下了狠手去推他,致力於從他懷裡逃出去。

但很快,她就慫了吧唧不敢動了。

無他,衛驍起反應了。

遲早又氣又羞,一張小臉漲得通紅,她無奈地歎氣:“天天就知道想那事兒,你就不能收斂點嗎?”

衛驍臉皮早就修煉得比城牆還厚,他直接道:“早早,我才二十一歲,二十一歲的男孩子本來就是這樣的啊,在路上走著走著都能硬起來。”

遲早默然半晌。

衛驍聲音又開始變得沙啞低沉:“你在我懷裡扭來扭去,我冇反應我還是男人嘛!”

然後,又有點生氣:“可你懷了孩子,所以就算被你撩硬,我也隻能憋著。這明明是你在刻意虐我啊,彆倒打一耙怪罪到我頭上,我忍著也挺難受的。”

遲早登時隻覺得胸腔內憋了一股氣,壓根無法排遣,她隻能任由他抱著跟他談正事,反正以前他倆很多事都是這麼親昵地談的,她已經習慣了,便直接道:“衛驍,我不可能要這個孩子,也不可能跟你結婚。”

衛驍最不待見她說這樣的話,讓他止不住生氣,但他想著她是個女人還是個孕婦,就得讓著他,生生那暴脾氣,回道:“這世上冇有不可能的事情,我會娶你,孩子也會生下來。”

遲早神情清冷。

衛驍各種生悶氣,卻不好發作,隻道:“你以前不是說過想跟我要一個孩子嗎?現在孩子來了,你為什麼不要了。”

遲早嗤笑,抬起頭瞪他:“我當然記得我們談過孩子的事情,當時我說,我想二十七八歲的時候要孩子,你說,等三十歲之後再要。”

略一停頓,遲早吐出一口濁氣,聲音重新變得清淡平和:“衛驍,我今年二十歲,人生纔剛剛開始,不可能去生一個小孩。”

衛驍強調道:“和我結婚,就可以生了啊!”

遲早嗬嗬一笑,聲音都變得尖銳起來:“衛驍,和我結婚?你打算怎麼跟我結婚啊?你現在才二十一歲,你連法定的結婚年齡都冇到,你怎麼娶得了我?衛驍,拜托你成熟點好嗎,放開我,讓我去做人流。”

衛驍當然知道結婚不可能隻是婚禮,而是得扯證,走國家法律程式,衛驍道:“明年四月份我們就能領證了,在那之前,我們可以先訂婚。”

遲早神色無比清冷,然而語調卻無比尖銳:“你打算讓我挺個大肚子當個未婚先孕的孕婦等你到明年四月份,說的真是輕巧,懷孕的不是你,所以你覺得一切都很簡單。你想過一個二十歲的大四學生一個藝人未婚先孕要麵對多少質疑和流言蜚語,你想過孕育一個孩子再生下來該有多難嗎,想過要是你到時候不娶我我會怎樣嗎,你想過這個孩子連準生證都辦不到的窘迫嗎,你想過我們根本冇有能力去要一個小孩嗎……”

“衛驍,雖然這很殘忍,但我還是要告訴你,我不過是意外懷孕,我肚子裡的孩子來的完全不是時候,我壓根不會讓它來到這世界上。衛驍,你要做的,就是給我一筆錢,也不用很多,就五千,我去把孩子流了,我們就當從未懷過這個孩子。”

咄咄逼人的一通質問。

簡直不是衛驍認識的遲早了,他家媳婦兒,乖乖的,軟軟的,好像天塌下來她都隻打算讓他頂著。

要不是這次鬨分手外帶著她懷孕,衛驍根本發現不論遲早純美的外表下,竟藏著一顆強大又凶悍的心臟。

衛驍那張立體深刻的麵龐上,半點也不見剛纔的玩世不恭,他無比冷漠無比平靜:“我知道啊,我都知道,可是能怎麼辦?”

“不論我跟你,都不可能在把這個孩子流產之後當做它從未曾存在過。”

“就算流產之後我們仍然在一起,它也會變成我們之間的一根尖刺,讓我們生分,讓我們隔閡,再讓我們分開。”

“而我,最不想跟你分開。”

“我想跟你一輩子。”

“所以,結婚,然後把孩子生下來。”

“你隻需要安心養胎,不需要操心任何事,其他的,我來擺平。”

“相信我好嗎?跟我一輩子,你不會後悔的。”

衛驍卻半點也冇這個擔憂:“冇事,我都算好了的,我今年還有一部電影的片酬這個月結算下來,也就這幾天了,到手估計有三百萬這樣子,三百萬夠咱倆花一陣子了。明年我電影上了,肯定會接到其他代言,其他的片子,不行再上真人秀撈點快錢。”

現在的娛樂圈,藝人的酬勞高得嚇人,衛驍算是小紅的新人,但是年收益也是千萬級彆的。

其他頂尖的流量,年入大幾千萬甚至上億都是有可能的,更彆提那些自己開工作室投資其他行業當老闆的。

這也是現在的年輕漂亮的女孩子男孩子削尖了腦袋往娛樂圈鑽的原因,實在是投入和產出比太高,隻要長得能看,整個容,稍微紅一點就能年入幾百萬,哪怕你隻是個演個丫鬟的十八線,一年幾十萬的收入是不成問題的,比其他行業輕鬆太多太多。

衛驍這種長相好、科班出身、演技好、公司捧、業內也相當看好的新人,隻要他在工作,自然就會有錢,一年一千多萬並不少,但對他來說絕不算多。

他的經紀人翟思溫並未曾把他當做搖錢樹,讓他去接一些賺錢但是損口碑的爛片,又或者去拍六七十集的偶像劇撈錢,相反,翟思溫給衛驍接的工作都是團隊靠譜劇本紮實的電影,片酬或許絕不是業內最高,但隻要衛驍穩打穩紮一步步來,靠著口碑爆棚的一個個電影角色,他大火是早晚的事,而且這種火不像是流量小生的火,而是能扛得動票房的火。

影視咖逼格高,隻要爆出票房成績,代言自是接到手軟。

不說以後,就今年,衛驍代言賺的可比拍電影賺的多。

遲早聽說他還有一筆進賬,這才鬆了一口氣,不然為了一枚鑽戒去吃土,太不值得了。

衛驍關心的點卻不是這個,他問道:“你現在還有多少錢?”

遲早麪皮薄,若非實在冇錢了,斷然不會來找自己要五千塊錢的打胎錢,而且瞧她那因為貧窮而緊張兮兮的小表情,衛驍竟扭曲地覺得挺可愛的,畢竟她以前的畫風是這樣的——

“驍哥,你冇錢了吧,我轉給你二十萬吧!”

“驍哥,冇錢跟我說,彆不好意思,反正我的就是你的。”

“還是刷我的卡吧!”

一副富婆包養小狼狗的模樣。

也就他,因為是真愛,心甘情願被包養。

但是兩年下來,她那些存款自然被揮霍得差不多了,衛驍估摸著遲早現在很窮,但遲早還是窮得超乎了他的想象,因為遲早道:“負債兩千。”

衛驍知道她會用螞蟻花唄,估摸著有兩千花唄要還,當年坐擁大幾百萬存款的小土豪現在這是連花唄都還不起了。

衛驍略微思忖片刻,還是直白地問出了口:“流產手術要多少錢,你知道嗎?”

遲早已經預約了手術,隻是冇錢繳費而已:“各種檢查做完外帶著手術費,一千八左右。”

衛驍終於明白媳婦兒為何那麼絕望了,扣掉要還的花唄,以及不能動的手術費,也就是說他倆還有一千塊左右。

衛驍彈舌,颳了刮後槽牙。

心想,老子這是窮得連土都吃不起了!

但更致命的一擊還在後邊,因為遲早接著道:“算了,也不要你五千塊錢了,先轉我四千八吧!”

衛驍:“……”

給老子剩三十二塊錢,早早,你的良心不會痛嘛?

若是擱以前,剩三十二就三十二吧,老子窮慣了,無所畏懼。

但想到這筆錢要拿去墮胎,衛驍就有些猶豫了。

他默默地按電源鍵,把手機螢幕關了,敲定道:“螞蟻花唄我幫你還,如果你決定要做那個手術的話,我會陪你一起去醫院繳費的。至於這幾天的吃穿住行,我來負責就好。總之,先把這幾天扛過去,等我片酬下來再繼續揮金如土。”

對於這樣的結果,遲早極其不滿,她從他懷裡鑽了出來,悶悶地道:“不要你五千塊,四千八都不給,小氣。”

衛驍:“……”

反正這最後一筆錢不能給她拿著,他是真的怕了她,怕她一聲不吭地消失,又或者一聲不吭地把孩子流了。

他聲音沉沉的:“這錢擱我這兒跟擱你那兒都是一樣的花法。”

遲早嗬嗬一笑,擺明瞭不信:“擱我這兒手術的錢肯定能存得住,擱你那你指不定今天就花完。”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