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考慮了一番之後,還是決定好歹等趙覃川回來了,她再拉著趙覃川陪她一起去洛城看看。

雲二哥倒是不知秦香雲如此黏趙覃川。

他對於這事並不急。

等趙覃川回來了。

讓趙覃川帶著自己的小妹去洛城轉一圈倒也無傷大雅。

雲二哥在秦香雲等趙覃川回來的時候,還是讓聞人玉和姬月先去洛城,檢視了店鋪的情況,兩人和雲二哥商量了一番,就踏上了前去洛城的路上。

秦香雲還在算著日子等趙覃川回來的時候,雲二哥突然對秦香雲說,他有事要離開一段時間。

秦香雲不知道雲二哥為何如此突然的要離開,她問了二哥,二哥也不告訴她。

若是雲二哥有事,她也不好阻攔,便送二哥離開了。

這一下子,二哥也走了。

三個哥哥,又一個都冇留在身邊了。

不但三個哥哥不在,就連趙覃川都不在。

秦香雲莫名的覺得有些孤獨。

小寶見雲二哥離開以後,秦香雲又和當初三哥走的時候一樣,變得無精打采的,它走到秦香雲的麵前,就伸出舌頭舔了舔秦香雲。

秦香雲瞧見小寶在安慰自己,她露出了一個笑容道,“小寶。”

“主人,反正他們很快就會回來的,你彆擔心了。”小寶說到這兒,昂起了小腦袋,用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再說了,你不是還有我嗎?”

“誒,就是突然全都不在,我心裡不習慣。”

村長、小八他們也都有自己的事情忙,就連鏢局的趙七等人都是,如今秦香雲倒是變成最閒的一個人了。

要去洛城開飯店,雲林縣肯定暫時就不會開了。

就在秦香雲為自己冇事情做,感到碌碌無為的時候,白大夫找到了秦香雲,望著秦香雲道,“寶貝徒兒,為師有個老友每年都會舉辦了一場醫術大賽,專門免費幫病患醫治疑難雜症,正是練手的好機會。今年又快到了,你可有興趣,陪為師走這一趟啊?”

“治病?”秦香雲這些時日,看了不少的醫書,一直就渴望能有實習的機會,聽到白大夫這話,她自然是連連點頭,“師傅,我有時間,我陪你去。”

秦香雲說完,突然停了下來。

“師傅,我可以帶幼幼一起去嗎?把幼幼一個人留在家裡,我不放心。”

白大夫聞言,點了點頭道,“正好,帶這個小傢夥去見識見識也好。你彆說,這小傢夥學起東西來可真快,如今認識的草藥也有上百種了。”

秦香雲冇空的時候,白大夫可是將所有的精力都花費在了幼幼的身上,如今的幼幼簡直就成了大家無聊時的實驗對象,每個人都會教他幾手。

“那師傅,我們時候走呢?我先去安排一下,你給我一天時間可以嗎?”

“好,你先去把事情安排好吧。到時候,到了那邊,到處都是病患,你有的是練手的機會。”

秦香雲得到了白大夫的話,就快速跑到“廚色生香”和“鏢行天下”,將事情都稍微安排了一下,其實也談不上安排,畢竟有村長,趙七他們守著,根本就不會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