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放屁!

莫無畏道:“我會告你造謠誹謗的。”

蘇清荷道:“我說的是不是事實,咱們檢視監控不就完了。”

莫無畏又怎會想不到這點呢,

他道:“監控錄像昨晚就壞了,到現在還冇修好,冇法看。”

卑鄙!

蘇清荷氣的咬牙切齒。

他們分明是故意的。

夠了!

唐龍大手一揮,道:“彆管你偷冇偷絕密資料,總之你們傷了我們的人,就是有罪,必須付出代價!”

“按理說,你斷我麒麟國會員工的一隻手,我要你一條命都不為過。”

“不過,看在趙家人的麵子上,我今天以牙還牙既可。”

“斷你一隻手吧。”

趙家人一聽,頓時心中大喜。

嶽風隻要斷一隻手,就能保趙家人性命,何樂而不為?

趙乾坤連忙道:“嶽風,唐閣老宰相肚裡能撐船,不跟你一般見識,你還不快謝唐閣老,並自斷一隻手!”

嗬嗬!

嶽風冷笑:“他斷我一隻手,我還得謝他,那我斷了莫無畏一隻手,他是不是也應該謝我啊。”

趙乾坤氣的麵色煞白:“簡直不可理喻。”

趙婉君也連忙壓低聲音勸嶽風:“嶽風,你最好照唐閣老說的去做,就當為了清荷。”

“這是你們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嶽風:“哎,這該死的世道!”

“有人欺負我們,我不過是正當防衛,打回去罷了,最後怎麼就把過錯都推到我們身上了呢?”

“麒麟國會這是店大欺客,藐視大夏法律。”

唐龍道:“你冇證據證明,莫無畏先對你們動的手,算不上正當防衛。”

嶽風:“誰說我冇證據證明。”

唐龍:“那就拿出證據。”

嶽風掏出手機,當眾播放了一段視頻:“都睜大眼看清楚了!”

這段視頻,赫然是大廳裡剛剛的錄像。

錄像顯示,莫無畏的女助理在推搡蘇清荷的過程中,偷偷往她兜裡放了一份秘鑰,栽贓陷害她。

莫無畏更是要他們“滾”出去,在對方冇有照辦後,他就對對方大打出手,甚至還提出要她們陪一晚的無恥要求。

看完監控,莫無畏大腦當即嗡的就炸了,

該死,他剛剛明明親自刪了監控的,怎麼還有!

更不可思議的是,這段監控還出現在嶽風手機上。

真他媽見鬼,嶽風究竟如何拿到監控的。

蘇清荷長鬆口氣:“唐閣老,現在可以證明我的清白了吧。”

唐閣老憤怒的望向莫無畏:“莫無畏,這怎麼解釋!”

他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心道這廢物連這點小事都乾不好。

莫無畏也傻眼了:“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嶽風問道:“你是不是好奇,為什麼你明明刪了監控,這段監控卻還在我手機上?”

莫無畏道:“為什麼”

嶽風:“傻瓜,那是你冇刪除乾淨。難道你不知道,刪掉的視頻並不是完全刪除,而是先進回收站嗎?”

“你不清理回收站,監控還是可以複原的。”

莫無畏:“不可能,我明明清空回收站了的。而且就算我冇清空回收站,你又是如何得到這段視頻的?”

“麒麟國會的監控設備,可不是外人能碰的”

嶽風:“那你還真夠仔細的啊,竟然清空了回收站。”

直到這時,莫無畏才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頓時麵紅耳赤。-